当前位置:首页检察新闻>  > 典型案件>  正文

张廷宇贩卖毒品罪立案监督案

发布时间: 2018-11-06 15:28:05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一、关键词

       抢劫案“被害人”;立案监督;贩卖毒品;判刑八年

       二、基本案情

       2015年12月3日凌晨3时15分许,彭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在彭州市天彭镇天泉小区附近加油站有人被杀伤。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被杀伤的人是张廷宇,张向民警陈述其在天彭镇世纪华联超市旁边被三名男子殴打并用刀挟持,抢走身上现金人民币2200元及苹果手机一部,之后又被带到天泉小区进行殴打。

        2015年12月7日,彭州市公安局对张廷宇被抢劫案立案侦查。先后将涉嫌抢劫张廷宇的胡某、周某、杨某抓获归案并移送审查起诉。彭州市检察院审查中,发现“被害人”张廷宇被抢劫的物品是毒品,张廷宇可能涉嫌毒品犯罪,遂对该案启动立案监督程序,并将相关案件线索移交彭州市公安局。

        彭州市公安局对张廷宇立案侦查,查明,2015年12月3日零时许,张廷宇在彭州市天彭镇西南市街新村小区门口将一小袋透明塑料袋装的冰毒以200元的价格卖给周某,后又于凌晨1时许在彭州市天彭镇西南市街新村小区与华联超市间的巷子里准备将一包重25克疑似毒品的白色晶体再次卖给周某时,被周某等三人抢走。周某被抓获归案时,被查获的尚未吸食完毕的疑似毒品的白色晶体10.23克。经检验,该白色晶体含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2016年3月3日19时许,被告人张廷宇在彭州市天彭镇西海西二巷出现时被民警挡获,民警从被告人张廷宇身上搜出疑似毒品的白色晶体净重6.87克,从其住处搜出疑似毒品的白色晶体净重96.55克。经鉴定,上述白色晶体中均检测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三、诉讼过程

        彭州市检察院审查周某等人抢劫案时,发现张廷宇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并于2016年2月22日向彭州市公安局发出《建议立案通知书》,该局于2016年3月4日对犯罪嫌疑人张廷宇涉嫌毒品犯罪案件进行立案侦查,查明了张廷宇在贩卖毒品过程中,被吸毒人员抢劫的犯罪事实。

        2016年4月28日,彭州市公安局将本案移送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彭州市检察院查明案件事实如前所述,并于2016年6月8日以张廷宇构成贩卖毒品罪提起公诉。

        2016年6月28日,彭州市法院开庭审理,并于2016年9月6日作出判决,被告人张廷宇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目前,该案判决书已经生效。

        四、要旨

        本案体现检察机关在履职办案过程中,充分发挥检察监督职能,成功追诉漏罪漏犯。是自觉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办理案件,切实推动检察工作的创新发展,取得较好的社会效果。

        五、指导意义

       立案监督一直是彭州市人民检察院工作重点,本案的办理可为今后实践工作提供经验借鉴。彭州市人民检察院采取“四步走”方式快速高效完成对张廷宇贩毒案立案监督。第一步认真仔细审查,梳理案件线索。在发现张廷宇被抢物品中有白色不明物体疑似毒品后,第一时间联系侦查人员当面了解情况,并通过鉴定确定是毒品。第二步强化内部协作,启动捕诉衔接。经毒品成分鉴定确认白色不明物体为甲基苯丙胺后,立即启动《彭州市人民检察院捕诉衔接机制》,召集侦监、公诉共同研究如何精准有效打击张廷宇的违法行为。第三步依托公检协作通道,强化检察监督。依托与彭州市公安局快速协作通道,通过已有立案监督机制,向侦查机关发出《建议立案通知书》,及时立案侦查,取得侦查机关认同与配合。最终,张廷宇以贩卖毒品罪获刑。第四步是科学运用监督方式,确保监督效果。彭州市检察院在实践中常用的有侦查活动监督、纠正违法监督、案件质量通报等多种法律监督方式,结合该案实际后选择的是较纠正违法等硬性方式而言更柔性的《建议立案通知书》,既易于侦查机关接受、又符合客观实际,监督效果良好,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六、需要说明的问题

1、2018年6月,本案被四川省检察院禁毒委员会评为毒品犯罪监督类典型案例。

2、2018年6月,该案先后被四川新闻网、川报观察等多家新闻媒体宣传报道,收到很好的社会效果。

3、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研究会会长卞建林称,该案表明检察机关办理抢劫案件过程中察微析疑,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敏锐捕捉暴力犯罪背后的毒品犯罪线索,充分发挥立案监督作用,使犯罪分子受到应有的法律追究,有力打击了危害社会治安环境的源头性毒品犯罪。

       七、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 【立案监督】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的,或者被害人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