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以案说法>  正文

检察官说法之继母面前的眼泪

发布时间: 2018-07-13 11:21:24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版头:关注法律热点,权威深度解析

        检察官走近您身边,为您讲述案件背后的故事

        检察官说法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检察官说法”。今天参与说法的检察官是成都彭州人民检察院未检科助理检察员李鸣。她将在节目中为听众朋友权威、深度解析案件,解读法律、法规。接下来就跟随我走进今天的检察官说法。

 

        2014年11月12日,公安机关提请逮捕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案件。2013年1月16日上午,犯罪嫌疑人陈某某与一个叫“军哥”的人共谋后,以翻墙的方式进入彭州市濛阳镇柏桥村6组陆某某家中,盗走陆某某放在衣柜里的现金3.2万元和一条细黄金项链。事后,陈某某分得赃款6000余元。受案后,检察官到看守所提讯了陈某某。陈某某供述是“军哥”邀约自己作案,从中分得很少一部分钱财,“军哥”在作案时戴有橡胶手套,自己则没有戴手套。案发后,对这件事情很后悔,告诉检察官千万不告诉自己的爷爷和在龙泉读书的女朋友。

        提讯完毕后,检察官对陈某某供述的真实性产生了疑问:陈某某是一人作案还是多人作案?盗窃现金数额与被害人陈述相差甚远。被害人陈述被盗3.2万元、黄金耳环、项链,而陈某某供述只是分得现金6000余元,不知道“军哥”是否偷有黄金耳环、项链。检察官再次到看守所提讯了陈某某。在证据面前,陈某某供述了一人行窃的事实,“军哥”是自己虚构的,认为多说一个人参与盗窃,判处的刑罚可能会轻一些,盗窃的现金数额也是3.2万元,与被害人陈述一致,并愿意在刑满释放后用打工赚的钱来赔偿被害人的损失。

        2014年11月18日检察机关启动了刑事和解程序,通知陈某某的父母与陆某某到检察院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双方最终达成了赔偿3万元的刑事和解协议,由陈某某的父母代为赔偿被害人损失2万元,剩余1万元在今年12月底前付清。当陈某某得知关系并不好的继母也同意拿出2万元代为赔偿被害人的损失,感动得泪流满面,当即在父母面前长跪不起。

        2014年11月,检察机关以涉嫌盗窃罪对陈某某提起公诉,并以社会调查报告为重要参考,建议法院对被告人陈某某从宽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以盗窃罪判处陈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

        目前陈某某跟随父母在蔬菜市场当搬运工,表现很好,与家人相处融洽。春节前,陈某某用自己辛苦赚的钱赔偿了被害人损失,全部履行了刑事和解协议

        我是检察官李鸣,走近你身边,评说法律热点问题,权威、深度解析法律、法规。检察官在你身边。

     (检察官)欢迎大家收听检察官说法,我是彭州市人民检察院未检科助理检察员李鸣,今天将由我为大家解析这起法理与人情交错的盗窃案件。

      (检察官)简单地从犯罪构成来看,陈某某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实施了秘密窃取他人现金及首饰的行为,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但本案属于未成年盗窃的行为,其与成年人行为不同,陈某某的主观恶性、社会危险性和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小于一般的盗窃者。修订后《刑事诉讼法》要求司法机关办理未成年人案件时,应贯彻“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每个人从呱呱坠地开始,它就像一张白纸,最终会染上什么颜色,是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还是成为一名危害社会的罪犯,取决于我们的家庭、学校、社会的培养和教育。仔细分析每一个未成年人犯罪,背后都有家庭教育的缺失、社会不良风气影响等。就本案来看,陈某某犯盗窃罪存在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未成年人法律知识的缺乏。本案中,陈某某盗窃他人财物是因为上网没钱,但该行为仍然触犯了刑法。陈某某如果具备充分的法律知识,意识到他人的财产受到刑法保护,且其所盗窃的金额达到巨大,有可能他就不会走上犯罪道路。第二,父母沟通的缺失。本案中,陈某某从小由爷爷抚养,很早父母离异,且后来父亲再婚,为了生计出门在外打工,陈某某与继母关系一向不好,作为留守儿童,受到父母的教育和关爱匮乏,家庭教育的缺失也是导致他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因素。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变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3款规定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检察官)法治的宗旨是体现公正、理性,追求善,举手之劳是小善,助人为乐是中善,救赎人心是大善。纵横交错的规则体系构成了城市运转的脉络,而法治精神蕴含的人文关怀才是现代城市的心灵归属。像办理这起成年人案件一样,陈某某构成犯罪,如果简单的将其刑拘、逮捕、起诉和投送监狱,看似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和权威,实现了公正;但这只能实现形式的公正。我们在办理陈某某盗窃案的过程中,通过社会调查了解到陈某某的家庭情况,也了解到陈某某犯罪后一年多时间里没有再次犯罪,和父母一起当搬运工,与女朋友感情很好,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因此,我们内心确信,对陈某某从宽处理可以实现刑罚目的,能够最大限度地挽救陈某某,社会调查也为我们说服公安机关、法院、被害人等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和参考。对待涉罪未成年人,不去探究其犯罪原因、悔罪表现、帮教条件,只是一味追求形式公正,构成犯罪即给予刑事处罚,不能实现救赎的目的。

      (检察官)未成年人犯罪轻刑化处理,时常让我们内心纠结。纠结的是我们给予了未成年人宽大处理,他(她)又犯罪怎么办?没有改造好而是实施了更为严重的犯罪,我们当初的宽大处理有没有错误。从事未检工作的检察官要有责任意识,敢于担当,以大善心态用心办好每一起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我们要把从宽处罚的理由说通、说透,将法律规定阐述清楚,用“教育、感化、挽救”的司法理念来影响我们身边的每一个涉罪未成年人,影响我们整个社会。

        好了,听众朋友,这次的检察官说法就到这里,我是彭州市人民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李鸣。